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郝兰田 > 三种游六殿

http://seobjetivo.com/hlt/126.html

三种游六殿

时间:2019-07-20 02:46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原题目:三种《游六殿》

  清宫戏有《惩恶金科》即后世所传《目连戏》,此戏是释教故事改编,意在注释盂兰盆节的来历。剧中的目连僧即佛陀十大门生神通第一行孝第一的大目犍连,此故事最早出此刻东汉传入的《佛陀玉莲盆经》,后见于唐代变文出土于敦煌莫高窟。故事说的是:目连始得六通后,想要度化父母以报哺育之恩,却发觉亡母生于饿鬼道中。目连盛饭奉母,但食物尚未入口便化成火炭,其母不克不及得食。目连哀痛,于是乞求佛陀。佛陀告诉目连,其母罪根深结,非一人之力所能解救,应仗十方众僧之力方能救度。于是教他在七月十五僧自恣日,为父母供养十方大德众僧,以此大好事解脱其母饿鬼之苦。

  宋代初年,当局禁止变文传播,目连故事假借戏曲传播,现知簿本有元末明初无名氏之《目连救母出离地狱升天宝卷》;明·郑之珍的《目连救母行孝戏文》三卷(一百出)等等,直至清宫戏《惩恶金科》。京剧里的《目莲记》几近失传,所留着三出《假化缘》、《滑油山》、《游六殿》,近年来《假化缘》无人再演,《滑油山》零散上演,最多的仍是《游六殿》。。。

  《滑油山、游六殿》此戏,为老旦之应功,大段二黄,非嗓音绝佳者不克不及应。京剧史上的老旦都以此戏为代表作。按早老旦是由别行串之,现在舞台上丑所应之旗锣伞报,致使龙套且末皆老旦活计。最早者如贝勒爷之父谭志道者,十三绝之郝兰田,汪派创始人汪桂芬,谢宝云皆是。后老旦独立出去,不在应杂货,单以行当论之,唱法也为之一变,首推龚云甫,其最早提出老旦之腔为老生行青衣腔,至今为圭臬。其后李多奎一统老旦之全国,称之为李派。龚云甫提出唱腔之要为一变,李多奎自成一路又是一变。。。

  今特选《游六殿》三张,做一比力。。。

  旧时演《游六殿》,演员口中需含灯火或纸捻,有类含灯大鼓者,今已废止。其身手现已成迷,有人说蜡烛,盖一说也。

  汪派之《游六殿》

  【1905年胜利唱片】

  听一言不由我喜之不尽,

  道是我娇儿寻找严亲。

  刘清提本来是老身名姓,

  我的儿傅罗卜不叫连僧。

  望城官你与我细心查问,

  到来生变犬马难报洪恩。

  刘青提站城楼混身气紧,

  罗卜儿好不伤情!

  汪桂芬串老旦一派。大略汪派老旦 唱法绝类老生,而神完气足,悲惨中多偏于沉郁幽闷,至郁郁难舒之际,激越而起。曲调苍凉,聆者如临其境。如此中“叫官长”三字,虽响入云霄,非徒调高,此乃逼真之笔,极具神韵,然非高调难办也。

  今有签名汪之唱盘,又云内城府客串。愚认为:其真伪当存疑待考。欲言其假,此片歌者功力超凡,响入云霄,行腔吐字,余韵绕梁,极具汪派神形,谓之个中高手,不为过也。且汪应工老生,兼唱老旦,或云客串,亦合情理。然文献不足,又不成冒然断定歌者即为汪本人。或当时还有高手,隐乎票界,偶一游戏,也未可知。歌者虽待考,而声响弥足宝贵,汪派正宗。

  此片虽歌者存疑,然雁过留声,佳音关心,自当飘移八极而不衰,岂可独以歌者真伪而论之?此片之腔调使人冷味,余认为其不啻晚期片中之极品。盖汪之腔调,承长庚一脉,流窜于远芳、凤卿之辈;细听此片,但如遥天鹤戾,一扫邓、王之流重于悲润侧婉,并渐增瑶琴轻抚之协调之乐,况凤卿之意致似不在翱翔霄汉以览大荒。然古调虽自爱,又岂独桂芬行乐之感耶!凤卿言,“戏不成解,不必解。”此诚不虚语。时也!

  【1905年胜利唱片】

  听一言不由我喜之不尽,

  道是我娇儿寻找严亲。

  刘清提本来是老身名姓,

  我的儿傅罗卜不叫连僧。

  望城官你与我细心查问,

  到来生变犬马难报洪恩。

  刘青提站城楼混身气紧,

  罗卜儿好不伤情!

  汪桂芬串老旦一派。大略汪派老旦 唱法绝类老生,而神完气足,悲惨中多偏于沉郁幽闷,至郁郁难舒之际,激越而起。曲调苍凉,聆者如临其境。如此中“叫官长”三字,虽响入云霄,非徒调高,此乃逼真之笔,极具神韵,然非高调难办也。

  今有签名汪之唱盘,又云内城府客串。愚认为:其真伪当存疑待考。欲言其假,此片歌者功力超凡,响入云霄,行腔吐字,余韵绕梁,极具汪派神形,谓之个中高手,不为过也。且汪应工老生,兼唱老旦,或云客串,亦合情理。然文献不足,又不成冒然断定歌者即为汪本人。或当时还有高手,隐乎票界,偶一游戏,也未可知。歌者虽待考,而声响弥足宝贵,汪派正宗。

  此片虽歌者存疑,然雁过留声,佳音关心,自当飘移八极而不衰,岂可独以歌者真伪而论之?此片之腔调使人冷味,余认为其不啻晚期片中之极品。盖汪之腔调,承长庚一脉,流窜于远芳、凤卿之辈;细听此片,但如遥天鹤戾,一扫邓、王之流重于悲润侧婉,并渐增瑶琴轻抚之协调之乐,况凤卿之意致似不在翱翔霄汉以览大荒。然古调虽自爱,又岂独桂芬行乐之感耶!凤卿言,“戏不成解,不必解。”此诚不虚语。时也!

  龚派之《游六殿》

  龚云甫饰刘青提 、陆砚亭京胡

  【1908年百代唱片】

  刘青提站国都混身颤抖,

  叫一声罗卜儿细听从头。

  儿本是阳间人相隔甚厚,

  却缘何来到了丰国都楼?

  龚云甫一派,悲惨中多偏于哀婉暗澹,曲曲逼真,惟妙惟肖,剧中之人仿佛在聆者目前。且腔调能摹妇人之声,此其发现也(晚期老旦唱法近乎老生),另辟门路,又合法度,足见高超。腔随字走,简练了然,仅于应传情达意之处,加花耍腔,而又文质相辅。

  龚云甫饰刘青提 、陆砚亭京胡

  【1908年百代唱片】

  刘青提站国都混身颤抖,

  叫一声罗卜儿细听从头。

  儿本是阳间人相隔甚厚,

  却缘何来到了丰国都楼?

  龚云甫一派,悲惨中多偏于哀婉暗澹,曲曲逼真,惟妙惟肖,剧中之人仿佛在聆者目前。且腔调能摹妇人之声,此其发现也(晚期老旦唱法近乎老生),另辟门路,又合法度,足见高超。腔随字走,简练了然,仅于应传情达意之处,加花耍腔,而又文质相辅。

  李派之《游六殿》

  李多奎饰刘青提 、周文贵京胡

  【1933年百代1936年蓓开唱片】

  (白)娇儿!

  听一言不由我喜之不尽,

  本来是小娇儿寻找娘亲。

  刘青提本是我老身的名姓,

  我的儿叫罗卜他不叫目莲僧。

  望长官你与我盘查细问,

  我母子见一面感你的大恩。

  刘青提站国都心惊哆嗦,

  叫一声罗卜儿你细听从头:

  儿本是阳间的人相隔甚厚,

  却缘何你来至在这酆国都楼?

  我的儿到酆都将娘搭救,

  看不见小姣儿我两泪交换。

  娘说道吃长斋惜老怜幼,

  娘不应,我在阳世,打僧骂道,

  我不济穷户,开了五荤,

  到现在我日夜里忧虑,我的儿呀!

  儿的父修邪道跨鹤西走,

  为娘我被阎君当场府来收。

  娘说道阴曹府就报应无有,

  【二黄跺板】

  又谁知,我到了阴曹、我迟早间、我受的是、

  蓬头盖面、披枷带锁、口含着银灯、等何日我才得出头?

  【二黄原板】

  儿求佛尊将娘搭救,

  也不枉为娘我盼儿在心头。

  【二黄散板】

  数载未见娇儿面,

  母子们相逢我泪不干。

  传闻阎君回国都,

  母子就要两离分。

  哭一声罗卜儿!

  李多奎饰刘青提 、周文贵京胡

  【1933年百代1936年蓓开唱片】

  (白)娇儿!

  听一言不由我喜之不尽,

  本来是小娇儿寻找娘亲。

  刘青提本是我老身的名姓,

  我的儿叫罗卜他不叫目莲僧。

  望长官你与我盘查细问,

  我母子见一面感你的大恩。

  刘青提站国都心惊哆嗦,

  叫一声罗卜儿你细听从头:

  儿本是阳间的人相隔甚厚,

  却缘何你来至在这酆国都楼?

  我的儿到酆都将娘搭救,

  看不见小姣儿我两泪交换。

  娘说道吃长斋惜老怜幼,

  娘不应,我在阳世,打僧骂道,

  我不济穷户,开了五荤,

  到现在我日夜里忧虑,我的儿呀!

  儿的父修邪道跨鹤西走,

  为娘我被阎君当场府来收。

  娘说道阴曹府就报应无有,

  【二黄跺板】

  又谁知,我到了阴曹、我迟早间、我受的是、

  蓬头盖面、披枷带锁、口含着银灯、等何日我才得出头?

  【二黄原板】

  儿求佛尊将娘搭救,

  也不枉为娘我盼儿在心头。

  【二黄散板】

  数载未见娇儿面,

  母子们相逢我泪不干。

  传闻阎君回国都,

  母子就要两离分。

  哭一声罗卜儿!

  兰文云之《游六殿》全剧

  听一言不由我喜之不尽,

  本来是小娇儿寻找娘亲。

  刘清提本是我老身的名姓,

  我的儿叫傅罗卜他不叫目连僧。

  望长官你与我盘查细问,

  我母子见一面感你的大恩。

  刘清提站国都心如哆嗦,

  叫一声罗卜儿你细听从头,

  儿本是阳间人相隔山厚,

  却缘何你来至在这酆国都楼,

  我的儿到酆都将娘搭救,

  我就看不见小娇儿我两泪交换.

  娘说道吃长斋惜老怜幼,

  金奴道那铁树开花就不克不及保留,

  娘不应在佛前将誓盟就,

  娘不应把经文半点不留,

  娘不应埋白骨苍天不佑,

  娘不应我在阳世打僧骂道,

  我不济穷户、开了五荤,

  到现在我受的是幽囚。

  儿的父修邪道跨鹤西走,

  为娘我被阎君当场府来收,

  娘说道阴曹府报应无有?

  【二黄跺板】

  又谁知,我到了阴曹、我迟早间、我受的是、

  蓬头垢面、披枷带锁、口含着银灯、等何日我才得出头?

  儿求佛尊将娘搭救,

  也不枉为娘我就盼儿在心头。

  数载未见娇儿面,

  母子们相逢我泪不干。

  传闻阎君回国都,

  母子就要两离分。

  我哭一声罗卜儿!

  此折戏,虽前情后事皆略去,仅此城下见母一段。前与吏卒争论 ,春纹细波,之后见母,略作舒展。不多,临仓皇俄然之变,渐渐而别,又显弛张有度。况略去前因后果,有真假相辅之妙。且以惩恶为宗旨,而翰墨章法,绝类今之小小说,朴中见巧。细细玩味,方知其趣。

  虽涉及迷信,可是弘扬孝道,鉴唱腔漂亮,屡禁不止!!!

  此折戏,虽前情后事皆略去,仅此城下见母一段。前与吏卒争论 ,春纹细波,之后见母,略作舒展。不多,临仓皇俄然之变,渐渐而别,又显弛张有度。况略去前因后果,有真假相辅之妙。且以惩恶为宗旨,而翰墨章法,绝类今之小小说,朴中见巧。细细玩味,方知其趣。

  虽涉及迷信,可是弘扬孝道,鉴唱腔漂亮,屡禁不止!!!

  前往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