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黄桂秋 > 漫谈京剧旦角之黄桂秋

http://seobjetivo.com/hgq/196.html

漫谈京剧旦角之黄桂秋

时间:2019-07-29 20:15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黄桂秋(1906年5月7日-1978年9月11日)京剧表演艺术家,出名京剧花旦,名德铨,字荫清,自号桂荫轩主,安徽安庆人,出生于北京,花旦黄派的创始人。黄桂秋是其姐妹的名字,借来作了艺名。

  黄先生自幼酷好京剧。1924年黄先生中学结业后在铁路局工作。曾在北平浙慈礼堂堂会表演《女起解》,反应不错。

  黄桂秋先生《女起解》剧照

  他想下海,无法父母分歧意。一次,他与马连良合作《二堂舍子》,请父母旁观,父母见他的表演深受观众喜爱,竟能与马连良同台表演而不相上下,遂同意他下海成为专业演员。

  1926年10月经赵汉卿先生引见,正式拜陈德霖先生为师。这此中还有一段插曲,黄桂秋开初欲拜王瑶卿为师,王瑶卿先生也同意了,后来不知为何黄桂秋又改变主见,拜了陈先生,为此获咎了王瑶卿。

  1927年,黄桂秋入余叔岩的胜云社加入表演,后来又搭马连良春福社,正式下海。他经常与马连良、余叔岩、高庆奎、杨小楼等合作表演。黄桂秋常演《春秋配》、《别宫祭江》等。后来黄去南方,以《别宫祭江》获得江南第一旦的称号。

  黄桂秋先生《别宫祭江》剧照

  黄桂秋在天津期间,经常与王庾生、章遏云、马艳红等排练新京脚本戏,如《蝴蝶杯》、《燕子笺》、《窦线娘》等。

  黄桂秋拜师后进修很勤奋,嗓音也好,陈德霖先生对他很器重,说:“你的嗓子刚柔相济且有韧劲,接我的班端赖你了。”1930年7月陈德霖先生在年迈体弱阶环境下应黄桂秋之邀赴天津春和大戏院为黄助演全数《红鬃烈马》,同业者有贯大元、茹富兰、芙蓉草等,师徒同台惊动天津剧坛。7月13日演毕此场后,陈德霖先生翌晨返京,就此一病不起,未及半月因伤寒症谢世,故有“陈德霖为培育门徒而死”之说。黄桂秋深感惭愧,既哀思万分又压力很大,决定到外埠巡回表演。

  1932年黄桂秋本人带领剧团偕王少楼、贯大元等在天津、东北、山东等地表演。

  1936年,黄桂秋组织正谊旅行剧团,分开京、津,到山东、河南、江苏全国各地表演,抗日和平迸发后,辗转于芜湖、汉口、长沙、上海等地,边避祸边表演。除表演《春秋配》、《别宫祭江》、《起解会审》等代表作外,还编演了规戒时弊、称道巾帼豪杰的京剧如《姜皇后》、《冤禽恨》、《窦线娘》、《芦城侠侣》等剧。

  1941年黄桂秋假寓上海,常与纪玉良、俞振飞、姜妙香、李盛斌、赵桐珊、李宝櫆等合作表演,又获得周信芳的合作与协助。1942年,黄桂秋与周信芳在上海黄金大剧院结合表演54天,周信芳很是赏识黄桂秋的演唱程度,说:你的唱别具一格,真能够自成一派。黄桂秋的嗓音甜美,在陈腔的根本上强调湖广韵,吐字行腔讲究技巧。他遵照陈德霖正工青衣古朴朴直、刚劲无力的特点,摸索出一条老腔新唱的道路。又博采广学京剧各派之长,并从梆子、秦腔、昆曲、京韵大鼓等戏曲与曲艺唱腔中吸收养料,斗胆立异,其唱腔刚柔相济、丰满高耸、讲究节拍、神韵醇厚、清丽舒畅、古而不旧、朴而不拙、甜嫩娇媚。通过别具一格的声腔艺术,塑造了孙尚香、王宝钏、姜秋莲、苏三等很多艺术抽象。他的文化素养较高,对所演剧目标唱词常作精益求精的点窜,依字音韵律设想唱腔,吐字清晰,字正腔圆,他又能诗善画,在《蝴蝶媒》中唱四句西皮原板,同时在扇面上画好了双蝶。

  黄桂秋的唱腔被灌成唱片及录音的有《别皇宫·祭长江》、《彩楼配·三击掌·母女会》、《起解·会审》、《春秋配》等。在《春秋配》一剧中,黄桂秋使用“嗲腔”最为凸起,被称为一绝,其时有“舞台三绝”之说,即“徐碧云的武、筱翠花(于连泉)的做、黄桂秋的唱”。

  黄桂秋以独树一帜的艺术气概,蜚声江南,被称为黄派。《春秋配》被公认为黄派第一出代表作问世。

  周信芳曾多次为黄桂秋配演《会审》中的刘秉义和《贩马记》中李奇。抗日和平胜利后,黄桂秋持久在上海皇后大戏院表演,常演《春秋配》、《别宫祭江》等剧目,深受观众的好评,出格是贴演一至八本《雁门关》,主演公主一角,连满数月,骑虎难下,被观众誉为青衣首席、江南第一旦。

  黄桂秋已经在富连成科班担任青衣、旦角教师。

  1949年黄桂秋组织秋声京剧团,任团长。剧团中先后有王琴生、陈大濩、关正明、张文涓、迟世恭、王玉让、王金璐、黄正勤、阎世喜等演员,曾到江苏、湖北、安徽、山东、天津、北京、东北、陕西、江西、浙江等地表演。常演:《起解会审》、《新春秋配》、《别宫祭江》、《梁红玉》、《秋香三笑》、《冤禽恨》、《姜皇后》、《鞭打芦花》、《蝴蝶媒》。他再度与周信芳合作,表演《秦香莲》、《文天祥》等剧。成功地塑造了秦香莲、文夫人等人物抽象。

  1940年秦瘦鸥的名著《秋海棠》问世,先后被改编成话剧和沪剧搬上舞台,卖座极佳。据黄桂秋的一位门生说,黄先生亲口对他说,秋海棠的原型,就是黄桂秋。这要从黄桂秋的一段履历说起:

  1932年正月初十,黄桂秋、贯大元、雷喜福、赵化南、俞华亭等,在东北表演。那时长春被伪满定为首都,更名新京,伪内府大臣熙洽是个京戏迷,常带着侍妾徐氏去看黄桂秋的戏,很入迷。徐氏比熙洽小二十余岁,也会哼几句京戏,熙洽要求黄桂秋教徐氏唱京剧。一来二去,黄桂秋与徐氏有染,熙洽发觉此事,欲将黄桂秋毁容,徐氏不屈不挠,夺了一把刀对熙洽说:“你如果动他一根汗毛,我就死在你的面前,你如念在我们夫妻一场放了他,我仍是你的人,终身侍侯你。”熙洽心想毁了黄也丢了妾,倒不如顺水推舟依了她吧!于是痛斥徐氏一番,同时令人把黄桂秋撵出东北,永久不许入境。

  这段履历在周君适著《伪满宫廷杂忆》一书中有记录:“伪满官内府大臣熙洽也是一个戏迷,名旦黄桂秋(男)到长春表演,熙洽经常带着宠姬大老徐去看戏,后来大老徐和黄桂秋姘上了,打得火热,相约私逃,被熙洽发觉,当即通知日伪警宪,把大老徐半途拦截回来,痛打了一顿,然后复为佳耦和洽如初。”作者周君适为溥仪皇后婉容抄写讲义,又曾任伪满宫廷内府文书科长,他对其时伪满宫廷表里的环境是熟悉的,所述应为详实。

  黄桂秋回到北平,数月后,徐氏卷逃来见黄桂秋,黄桂秋感其拯救之恩遂又与之同居。过了一段,徐氏再次卷逃不翼而飞。黄桂秋的门生还看到过一张黄与徐氏的合影。不断到1960年8月黄桂秋在青岛永安大戏院演《三堂会审》时,有黄桂秋的门生看见徐氏坐在第一排目不斜视地观戏,可并没到后台去看黄。

  那么秋海棠得原型到底是不是黄桂秋呢,《秋海棠》作者秦瘦鸥最终揭开谜底,“秋海棠”是分析了很多艺人的履历而创作的,并不是一小我。

  1958年黄桂秋加入上海新民京剧团,后随团进入上海京剧院。

  1978年9月11日,黄桂秋因病归天,享年73岁。

  黄派虽然有二代传人,但现在后继无人,黄桂秋的嗓音太奇特了,后人不具备他那种嗓音,很难承继。像老生的高派,没嗓子底子学不了。黄桂秋有子黄正勤,工小生。